检测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检测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黄蛋不出奇邓超突破自我打针打到痉挛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4:15:20 阅读: 来源:检测台厂家

三黄蛋不出奇 邓超突破自我打针打到痉挛

图片说明:段奕宏邓超郭涛同获金爵影帝

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虽已闭幕,但话题却仍在延续。在前晚的金爵奖颁奖礼上,热门电影《烈日灼心》成为最大赢家,导演曹保平获得最佳导演,三位男主角邓超、段奕宏、郭涛更是同时获得最佳男主角,这出人意外的“三黄蛋”,不仅引起舆论一片哗然,也引发了公众对这部迟迟还未公映的电影的好奇。日前,本报记者在上海提前观影,接下来将告诉你,为何《烈日灼心》能如此吸引金爵评委的青睐。

【“三黄蛋”不出奇戛纳曾颁出“六黄蛋”】

以往金鸡百花电影节下个“双黄蛋”会被网友吐槽“奇葩”,没想到今年上海电影节金爵奖影帝宝座意外诞下“三黄蛋”,开创了金爵奖的先河。

其实,“三黄蛋”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在柏林、戛纳等国外A类国际电影节,类似的例子早已不是新鲜事。

2006年戛纳电影节

惊现6影后5影帝

要论“多黄蛋”,相信影迷们不会忘了由王家卫担任评审团主席的第59届法国戛纳电影节。在这一届电影节上,来自西班牙名导佩德罗·阿尔莫多瓦尔的电影《回归》中的6位女演员集体荣膺“影后”,阿尔及利亚影片《光荣岁月》中的5位男演员也集体包揽了最佳男主角,多达11位的影帝影后,让影迷们将本届戛纳电影节称为“最极端的一届”。对此,评审团主席王家卫解释,颁给这么多演员,是为了彰显他们的实力及导演在执导多主角群戏的功力。

2011年柏林电影节

《一次别离》五位主角都拿奖

2011年,柏林电影节将最佳影片金熊奖颁给了伊朗电影《一次别离》,更开创性地让这部电影里的5位主演都当上了影帝、影后,三大重量级大奖全部花落一家,在此前各大国际电影节几乎从未发生,在当时,这一做法被认为有失偏颇,引发不小的争议。

2003年柏林电影节

《时时刻刻》三位女主角分享殊荣

其实,“三黄蛋”在国际A类电影节的历史上也不算稀奇。2003年第53届柏林电影节影后殊荣就由电影《时时刻刻》的三位女主角梅里尔·斯特里普、朱利安·摩尔、妮可·基德曼共同分享。

【《烈日灼心》到底讲神马?】

《烈日灼心》讲述邓超、郭涛及高虎主演的三兄弟,在犯下惊天大案之后,却出于同情心收养了被害人的女儿,案子也一直未破,邓超做起了协警,郭涛开起了出租,努力赚钱与养女相依为命,日子虽过得胆战心惊,但也还算平静,有一天,邓超单位新来了一个头——由段奕宏饰演的警官伊谷春,于是,一切开始发生了改变,那桩发生于七年前的灭门惨案也开始浮出水面。

邓超突破大

片中,三位男主演都奉献了绝佳演技,段奕宏的表演最为准确,面对同事“小丰”,他徘徊在怀疑和同情之间,段奕宏不愧为实力派,每一个眼神都很有戏,将角色的纠结演绎得淋漓尽致。

“逗比”形象深入人心的邓超,这一次完成了他从影以来最具挑战的角色,也是他牺牲最大的一次。戏中,他所饰演的角色“小丰”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用手指掐烟头,为此,邓超的手被烫了好几次。此外,邓超还得在满是粪便的臭水沟里奔跑、被扇巴掌、冒着耳膜穿孔的危险潜到水下三米。与身体的折磨相比,精神上的折磨才是邓超的角色最大的挑战,他诠释出“小丰”纠结痛苦的心理,奉献了从影以来最精彩的表演。

郭涛戏份并不是太多

郭涛的戏份虽然不是太多,但实力难掩,一场“缝胸口”的戏码看得人惊心动魄。与段奕宏、邓超相比,郭涛的表现虽然显得没那么抢眼,但三个人的默契合作,成为影片成功的重要因素,这也是为什么金爵奖评审团会在颁奖词中表示,“三人的表演缺一不可”。

气氛惊心动魄

在这部气氛紧张、压抑的影片中,导演曹保平用冷酷的视角注视现实,影片全程紧张揪心。高虎吸毒事件曾一度让影片的上映遥遥无期,但曹保平透露,今年之内电影一定会与观众见面。

【影帝专访】

臭水沟里游泳、打针打到痉挛

邓超:拍戏时好几次都觉得自己快死了

从《分手大师》到人气“跑男”,邓超近年来一直给人一种“逗比”的印象,但这一次,“逗比”邓超却凭借一部正剧拿下影帝。这一次邓超在《烈日灼心》里简直拼了命,他在高楼上打斗、在深水下濒临窒息死亡。不管是拼命搞笑,还是拼命拍戏,邓超说,自己最想得到的其实还是观众心中的那个奖。

记者:得奖当天正好是父亲节,等等、小花有为你庆祝吗?

邓超:那天晚上孩子们都不睡,准备了一个花篮给我,当成父亲节的礼物。

记者:得了奖感觉如何?

邓超:奖项是额外的惊喜,拍戏都是为了观众,我最想拿到的还是观众心中的那个奖。

记者:片中有一场你困在臭水沟水下的戏,导演说你非常害怕,当时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邓超:我恐水,属于进了游泳池只会在水上扑腾的那种。臭水沟那场戏其实是由两场戏拼起来,一场在臭水沟拍的,水非常脏,人类遗留的漂浮物都风化了,味道奇臭无比。另外一部分是在一个三米深的游泳池,当时我一直觉得自己会死过去,潜下两米之后我的耳膜非常痛。后来我想了个办法,把一根杆子戳在水底,沿着杆子往下爬。水底下什么都看不见,我的水下恐惧症发作了,拍完之后又得了轻微幽闭症,但这就是工作。

记者:片尾有一场注射死刑戏也非常震撼。

邓超:这场戏对我来说永生难忘,当时拍的是长镜头,给我打了一针葡萄糖,当时血管特别疼,我从来没尝试过的疼,但是,当时我身体里的辛小丰(戏中角色)告诉我,这个感觉是对的,邓超你别打断他,一起来感受一下死亡。后来从纪录片里看到,我的脸都痉挛了,但是我还挺高兴的,执行导演哭了,他说,超哥我以为你死了呢。曹导演还和我一起抱头痛哭,太不容易了。

记者:怎么评价段奕宏这位搭档?

邓超:老段是我特别喜欢的兄弟、朋友、师哥、前辈。我们在一起有火星撞地球的感觉。你也可以说是高手与高手之间,才子与才子之间的欣赏,他在戏里演得很棒,诠释出了深刻的人性。

记者:你跟周星驰合作《美人鱼》,感觉怎么样?

邓超:和星爷的合作非常好,我是星爷的超级影迷。星爷告诉我,在《分手大师》上映后,他专门从香港到深圳看电影,坐第一排,他说脖子都快看断了,我真的非常骄傲。在片场我曾经逗笑星爷几百次,他被我逗得乐不可支。

记者:你跟星爷相处得怎么样?

邓超:我们像久违的知己,有时候两人聊天到深夜,都聊出一个《美人鱼》的续集了。现在他已经是香港厨师长,在香港带我到处吃好吃的。

记者:之前一部作品是疯狂喜剧,接下来会考虑导演一些安静的题材吗?

邓超:近两年会以疯狂喜剧为主,但安静题材也会去做,也会当静静的美男子。

拍戏被“虐”哭

段奕宏:为了戏甘愿为奴

42岁的段奕宏凭借《烈日灼心》中的警察“伊谷春”一角拿下金爵奖最佳男演员,这是他继2003年凭借《二弟》拿下新德里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之后的又一座影帝宝座。段奕宏表示,虽然拿了奖,但自己不会受累于结果,而是会沿着演员的路继续往前行,甚至为了戏甘愿为奴。

记者:得奖之后的感受是什么?

段奕宏:这个电影对我来说意义太大了,即便没得这个奖,我的收获也远远大于这个奖项的肯定,这么多年来我就是这么不急不躁地走过来的。

记者:得奖时你在舞台上挺激动的,是不是有一种终于熬出头了的感觉?

段奕宏:没有吧。其实2003年在新德里国际电影节我已经尝过最佳男演员的感觉。可能跟我上学时的经历有关系吧,很多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还远远不够。

记者:《烈日灼心》里面有好几场戏都把演员“虐”得挺惨的,你自己觉得哪一场最难忘?

段奕宏:导演是个“神经病”,他虐我们,当然,我们也虐他。我记得有一场戏,当我得知犯罪嫌疑人是谁那场戏,我们整整拍了一天,导演一直让我们这个那个、那个这个,我崩溃了,他把所有人赶出去,留下我一个人,我痛哭流涕地对导演说,我拍戏拍到今天,第一次听不到自己的心跳,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我在复制你,我无法忍受。那是我最难忘的一场戏。

记者:你觉得拿下影帝对你日后的事业影响大吗?

段奕宏:任何奖项给我,我肯定欣然接受,这对我来说是鼓励。我从1991年第一次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到今天24年了,对我来说,我知道我的时间都花费在哪儿。我是一个为戏可以为奴的一个演员,无论这个奖项来还是不来,我只知道一个演员应该做什么。

头评

特立独行的三黄蛋

黄岸

一个“三黄蛋”,让今年的金爵奖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广泛讨论。有人点赞,毕竟三位主演确实都在《烈日灼心》里贡献出了最高水平的表演,拿奖没什么争议;有人吐槽,一向毒舌的金星老师没能忍住,直接在微博上将这一结果归咎于“奇葩电影节”;有人质疑,已经看过影片的导演管虎在微博上表示,影片虽然质量好,但最精彩的还是段奕宏与邓超的对手戏,他质疑郭涛有“捡漏”之嫌:“非要双黄蛋,也止于段邓!”

于笔者而言,“三黄蛋”不足为奇,在戛纳、柏林这样的国际A类电影节,类似的例子不在少数。相反,如果能因为这样一个“奇葩”的结果,让更多人关注到一部好电影,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结果,评委会的解释是“他们各自表现优秀,同时集体式的表演缺一不可,让影片得以完美呈现。”但这毕竟是官方的说法。对于观众来说,今年18岁的上海国际电影节风华正茂,人们总希望它来点特立独行的行为,“三黄蛋”是如此,让郝蕾给邓超颁奖也是如此。

不管是“三黄蛋”还是旧爱同台,毋庸置疑这个奖项已成功引起话题。作为评委之一,郝蕾早就知道赛果,但她并不介意与邓超同台,这点当然与她敢爱敢恨的个性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是专业演员,在电影面前,这些话题真的不足挂齿。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三黄蛋不出奇 邓超突破自我打针打到痉挛

2015年6月23日 13:36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原标题:三黄蛋不出奇邓超突破自我打针打到痉挛

图片说明:段奕宏邓超郭涛同获金爵影帝

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虽已闭幕,但话题却仍在延续。在前晚的金爵奖颁奖礼上,热门电影《烈日灼心》成为最大赢家,导演曹保平获得最佳导演,三位男主角邓超、段奕宏、郭涛更是同时获得最佳男主角,这出人意外的“三黄蛋”,不仅引起舆论一片哗然,也引发了公众对这部迟迟还未公映的电影的好奇。日前,本报记者在上海提前观影,接下来将告诉你,为何《烈日灼心》能如此吸引金爵评委的青睐。

【“三黄蛋”不出奇戛纳曾颁出“六黄蛋”】

以往金鸡百花电影节下个“双黄蛋”会被网友吐槽“奇葩”,没想到今年上海电影节金爵奖影帝宝座意外诞下“三黄蛋”,开创了金爵奖的先河。

其实,“三黄蛋”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在柏林、戛纳等国外A类国际电影节,类似的例子早已不是新鲜事。

2006年戛纳电影节

惊现6影后5影帝

要论“多黄蛋”,相信影迷们不会忘了由王家卫担任评审团主席的第59届法国戛纳电影节。在这一届电影节上,来自西班牙名导佩德罗·阿尔莫多瓦尔的电影《回归》中的6位女演员集体荣膺“影后”,阿尔及利亚影片《光荣岁月》中的5位男演员也集体包揽了最佳男主角,多达11位的影帝影后,让影迷们将本届戛纳电影节称为“最极端的一届”。对此,评审团主席王家卫解释,颁给这么多演员,是为了彰显他们的实力及导演在执导多主角群戏的功力。

2011年柏林电影节

《一次别离》五位主角都拿奖

2011年,柏林电影节将最佳影片金熊奖颁给了伊朗电影《一次别离》,更开创性地让这部电影里的5位主演都当上了影帝、影后,三大重量级大奖全部花落一家,在此前各大国际电影节几乎从未发生,在当时,这一做法被认为有失偏颇,引发不小的争议。

2003年柏林电影节

《时时刻刻》三位女主角分享殊荣

其实,“三黄蛋”在国际A类电影节的历史上也不算稀奇。2003年第53届柏林电影节影后殊荣就由电影《时时刻刻》的三位女主角梅里尔·斯特里普、朱利安·摩尔、妮可·基德曼共同分享。

【《烈日灼心》到底讲神马?】

《烈日灼心》讲述邓超、郭涛及高虎主演的三兄弟,在犯下惊天大案之后,却出于同情心收养了被害人的女儿,案子也一直未破,邓超做起了协警,郭涛开起了出租,努力赚钱与养女相依为命,日子虽过得胆战心惊,但也还算平静,有一天,邓超单位新来了一个头——由段奕宏饰演的警官伊谷春,于是,一切开始发生了改变,那桩发生于七年前的灭门惨案也开始浮出水面。

邓超突破大

片中,三位男主演都奉献了绝佳演技,段奕宏的表演最为准确,面对同事“小丰”,他徘徊在怀疑和同情之间,段奕宏不愧为实力派,每一个眼神都很有戏,将角色的纠结演绎得淋漓尽致。

“逗比”形象深入人心的邓超,这一次完成了他从影以来最具挑战的角色,也是他牺牲最大的一次。戏中,他所饰演的角色“小丰”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用手指掐烟头,为此,邓超的手被烫了好几次。此外,邓超还得在满是粪便的臭水沟里奔跑、被扇巴掌、冒着耳膜穿孔的危险潜到水下三米。与身体的折磨相比,精神上的折磨才是邓超的角色最大的挑战,他诠释出“小丰”纠结痛苦的心理,奉献了从影以来最精彩的表演。

郭涛戏份并不是太多

郭涛的戏份虽然不是太多,但实力难掩,一场“缝胸口”的戏码看得人惊心动魄。与段奕宏、邓超相比,郭涛的表现虽然显得没那么抢眼,但三个人的默契合作,成为影片成功的重要因素,这也是为什么金爵奖评审团会在颁奖词中表示,“三人的表演缺一不可”。

气氛惊心动魄

在这部气氛紧张、压抑的影片中,导演曹保平用冷酷的视角注视现实,影片全程紧张揪心。高虎吸毒事件曾一度让影片的上映遥遥无期,但曹保平透露,今年之内电影一定会与观众见面。

【影帝专访】

臭水沟里游泳、打针打到痉挛

邓超:拍戏时好几次都觉得自己快死了

从《分手大师》到人气“跑男”,邓超近年来一直给人一种“逗比”的印象,但这一次,“逗比”邓超却凭借一部正剧拿下影帝。这一次邓超在《烈日灼心》里简直拼了命,他在高楼上打斗、在深水下濒临窒息死亡。不管是拼命搞笑,还是拼命拍戏,邓超说,自己最想得到的其实还是观众心中的那个奖。

记者:得奖当天正好是父亲节,等等、小花有为你庆祝吗?

邓超:那天晚上孩子们都不睡,准备了一个花篮给我,当成父亲节的礼物。

记者:得了奖感觉如何?

邓超:奖项是额外的惊喜,拍戏都是为了观众,我最想拿到的还是观众心中的那个奖。

记者:片中有一场你困在臭水沟水下的戏,导演说你非常害怕,当时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邓超:我恐水,属于进了游泳池只会在水上扑腾的那种。臭水沟那场戏其实是由两场戏拼起来,一场在臭水沟拍的,水非常脏,人类遗留的漂浮物都风化了,味道奇臭无比。另外一部分是在一个三米深的游泳池,当时我一直觉得自己会死过去,潜下两米之后我的耳膜非常痛。后来我想了个办法,把一根杆子戳在水底,沿着杆子往下爬。水底下什么都看不见,我的水下恐惧症发作了,拍完之后又得了轻微幽闭症,但这就是工作。

记者:片尾有一场注射死刑戏也非常震撼。

邓超:这场戏对我来说永生难忘,当时拍的是长镜头,给我打了一针葡萄糖,当时血管特别疼,我从来没尝试过的疼,但是,当时我身体里的辛小丰(戏中角色)告诉我,这个感觉是对的,邓超你别打断他,一起来感受一下死亡。后来从纪录片里看到,我的脸都痉挛了,但是我还挺高兴的,执行导演哭了,他说,超哥我以为你死了呢。曹导演还和我一起抱头痛哭,太不容易了。

记者:怎么评价段奕宏这位搭档?

邓超:老段是我特别喜欢的兄弟、朋友、师哥、前辈。我们在一起有火星撞地球的感觉。你也可以说是高手与高手之间,才子与才子之间的欣赏,他在戏里演得很棒,诠释出了深刻的人性。

记者:你跟周星驰合作《美人鱼》,感觉怎么样?

邓超:和星爷的合作非常好,我是星爷的超级影迷。星爷告诉我,在《分手大师》上映后,他专门从香港到深圳看电影,坐第一排,他说脖子都快看断了,我真的非常骄傲。在片场我曾经逗笑星爷几百次,他被我逗得乐不可支。

记者:你跟星爷相处得怎么样?

邓超:我们像久违的知己,有时候两人聊天到深夜,都聊出一个《美人鱼》的续集了。现在他已经是香港厨师长,在香港带我到处吃好吃的。

记者:之前一部作品是疯狂喜剧,接下来会考虑导演一些安静的题材吗?

邓超:近两年会以疯狂喜剧为主,但安静题材也会去做,也会当静静的美男子。

拍戏被“虐”哭

段奕宏:为了戏甘愿为奴

42岁的段奕宏凭借《烈日灼心》中的警察“伊谷春”一角拿下金爵奖最佳男演员,这是他继2003年凭借《二弟》拿下新德里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之后的又一座影帝宝座。段奕宏表示,虽然拿了奖,但自己不会受累于结果,而是会沿着演员的路继续往前行,甚至为了戏甘愿为奴。

记者:得奖之后的感受是什么?

段奕宏:这个电影对我来说意义太大了,即便没得这个奖,我的收获也远远大于这个奖项的肯定,这么多年来我就是这么不急不躁地走过来的。

记者:得奖时你在舞台上挺激动的,是不是有一种终于熬出头了的感觉?

段奕宏:没有吧。其实2003年在新德里国际电影节我已经尝过最佳男演员的感觉。可能跟我上学时的经历有关系吧,很多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还远远不够。

记者:《烈日灼心》里面有好几场戏都把演员“虐”得挺惨的,你自己觉得哪一场最难忘?

段奕宏:导演是个“神经病”,他虐我们,当然,我们也虐他。我记得有一场戏,当我得知犯罪嫌疑人是谁那场戏,我们整整拍了一天,导演一直让我们这个那个、那个这个,我崩溃了,他把所有人赶出去,留下我一个人,我痛哭流涕地对导演说,我拍戏拍到今天,第一次听不到自己的心跳,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我在复制你,我无法忍受。那是我最难忘的一场戏。

记者:你觉得拿下影帝对你日后的事业影响大吗?

段奕宏:任何奖项给我,我肯定欣然接受,这对我来说是鼓励。我从1991年第一次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到今天24年了,对我来说,我知道我的时间都花费在哪儿。我是一个为戏可以为奴的一个演员,无论这个奖项来还是不来,我只知道一个演员应该做什么。

头评

特立独行的三黄蛋

黄岸

一个“三黄蛋”,让今年的金爵奖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广泛讨论。有人点赞,毕竟三位主演确实都在《烈日灼心》里贡献出了最高水平的表演,拿奖没什么争议;有人吐槽,一向毒舌的金星老师没能忍住,直接在微博上将这一结果归咎于“奇葩电影节”;有人质疑,已经看过影片的导演管虎在微博上表示,影片虽然质量好,但最精彩的还是段奕宏与邓超的对手戏,他质疑郭涛有“捡漏”之嫌:“非要双黄蛋,也止于段邓!”

于笔者而言,“三黄蛋”不足为奇,在戛纳、柏林这样的国际A类电影节,类似的例子不在少数。相反,如果能因为这样一个“奇葩”的结果,让更多人关注到一部好电影,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结果,评委会的解释是“他们各自表现优秀,同时集体式的表演缺一不可,让影片得以完美呈现。”但这毕竟是官方的说法。对于观众来说,今年18岁的上海国际电影节风华正茂,人们总希望它来点特立独行的行为,“三黄蛋”是如此,让郝蕾给邓超颁奖也是如此。

不管是“三黄蛋”还是旧爱同台,毋庸置疑这个奖项已成功引起话题。作为评委之一,郝蕾早就知道赛果,但她并不介意与邓超同台,这点当然与她敢爱敢恨的个性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是专业演员,在电影面前,这些话题真的不足挂齿。

杭州压力容器快开门

济南烧烤针

西安真空旋盖机

海南磁致伸缩传感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