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检测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闺怨女惜春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6:21 阅读: 来源:检测台厂家

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使刀门派莲叶刀的大弟子欧阳山和武当派的大弟子姬无发,各自带着师弟们往剑门一带的山下拼死打斗着,为的是抢无名氏的《深闺怨女惜春图》。据说这《深闺怨女惜春图》表面上画的是闺中怨妇,实际上是武功秘籍;也有人说那是一幅藏宝图,如果能参透其中的奥妙,取得宝藏,便可富可敌国。对于这幅图,传言很多,但到底图中隐含着什么,没有人能知道。

混战中,那幅图飞落到一个女丐脚边。女丐只有十几岁,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她刚经过这里时,碰到那些人在激战,因害怕而躲起来。当女孩好奇地捡起画轴时,欧阳山和姬无发已经扑到她跟前。欧阳山命令道:“扔给我。”姬无发也大声喝道:“给我!”女丐嗫嚅着,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欧阳山和姬无发作势要从女丐手上抢回画轴。“都给我站住!”随着威欧阳的一声断喝,一个长相俊雅的中年男人从天而降,以身挡在女丐前面。欧阳山和姬无发一看来人是天阳堡的当家人吴坚,忙退了回去,吴坚虽然是个跛子,但也练就了一身武功,他仗义疏财,朋友遍天下,没人敢得罪他。

吴坚正色道:“莲叶刀和武当派也算是江湖上的名门正派,怎么也相信那些传言?为了这幅莫名其妙的深闺怨女惜春图,死了多少人?”女丐忽然跪在吴坚面前,惊疑地道:“大侠,你刚才说这图叫什么?”吴坚道:“深闺怨女惜春图。”女丐又说道:“真的叫深闺怨女惜春图?”吴坚觉得奇怪,一个做乞丐的女孩子难道也对这图感兴趣?女丐又说道:“大侠,请你打开画让我看看好吗?”吴坚看出女丐神色有异,便将图展开了。图上并没有特别之处,就是一个少妇在花园里痴望着飞到她身前树枝上的一只画眉鸟。女丐顿时号啕大哭起来:“大侠,这画是我的。是我娘……”

女丐名叫段月娇,母亲是个才女,父亲是个才子。她还没出世,父亲为了求取功名就离开了家。但父亲一去再无音信,母亲生下她后,日夜操劳,贫苦度日。段月娇长到十三岁时,就离开家一边寻找父亲,一边乞讨为生。可是她找了几年都没找到父亲。几个月前,她得到母亲病危的消息赶回去,母亲已经死了,但听邻居说,母亲给她留下了这幅画。段月娇哀哭道:“这画是我娘年轻时画的,画上的人就是她。大侠,我不知道这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她真是我娘留给我的。”

吴坚将段月娇带回了天阳堡。天阳堡在天阳岗一带,是一座雄伟的庄园。吴坚虽是江湖人,却拥有万亩土地,手下徒弟就有四十几个,外加一子二女。吴坚将段月娇带回来,就是告诉各大门派,不许任何人再夺段月娇的《深闺怨女惜春图》。可这幅图毕竟已在江湖上掀起了风浪,虽然段月娇说了那图里根本没有任何秘密,可是江湖中人就是不信。因此,各大门派在知道段月娇住进了天阳堡后,纷纷赶到天阳堡附近住了下来。吴坚原先还以为凭自己的威望能平息《深闺怨女惜春图》风波,结果事与愿违。

这天下午,穿戴一新的段月娇拿着图在花园里仔细看着,渐渐地眼睛潮湿了。吴坚慈爱地问:“段姑娘,你给吴叔叔说实话,这幅画真的没有任何秘密吗?”段月娇哽咽道:“我们家穷得只能去讨饭了,这画还会有什么秘密?但是对我们母女来说,它却是无价之宝,我还要靠它寻找爹爹呢。”吴坚想了想,问:“你以前见没见过它?”段月娇说:“见过,我小时候,娘常常拿出来看,每次看它都会哭。”

吴坚从段月娇手上将《深闺怨女惜春图》拿去研究了几天,的确没发现任何秘密,最后对段月娇说:“必须将这幅图当众毁了,才能消除江湖上因为它而产生的纷争。”可要毁了这幅画,段月娇说什么也不同意,她哭着说:“这可是我母亲的唯一遗物。你就给我留下吧!”吴坚诚恳地说:“如果你母亲在世,她也一定不愿意看到这么多人为了它而丧命。再说,你要是拿着它离开我这里,根本无法保障你的安全,你还怎么找你爹呢?”

段月娇听了,含泪答应了下来,随后,吴坚特意将聚集在天阳堡附近的各大门派的掌门和他们的大弟子请到天阳堡来。当着众人的面,吴坚大声道:“各位武林同道,我身边这位姑娘,就是《深闺怨女惜春图》的主人段月娇姑娘。这几个月来,这幅画是怎么流入江湖的,无人知道,但是因为它使各门各派都有死伤,我个人认为,实在很不值得。咱们行走江湖,讲的是道义,对于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不能窃取,这是做一个江湖人最起码的道德。为了不让这幅画再害人,在下已经得到段姑娘首肯,现在就当众毁了它。”

众人听了,不由窃窃私语起来。段月娇忽然朝众人跪下,哭道:“各位叔叔伯伯大哥大姐,这幅画是我娘的遗物,没有任何秘密,上面画着我娘的像,我真的舍不得毁了它。求各位可怜可怜小女子,让我保留它好不好?”段月娇的意思很明显,希望大家保证不再抢夺那幅画。

段月娇的眼泪倒也令一部分人动了容,姬无发跟他师傅低声商量了一下,挥了挥胳膊,大声道:“既然这幅画跟武林毫无关系,那么,我们武当派郑重声明,不再对这幅画有任何行动。”欧阳山也喊道:“各位,各位,我们莲叶刀也不再对这幅画有任何行动,但是我们觉得还是把图毁了好,这样,才能保证段姑娘的安全。”

众人议论纷纷。赞成毁画的人占大半。吴坚知道,就算那画对大家毫无意义,但还是毁了它才能让大家放心。吴坚将段月娇拉起来,然后伸出手,示意她将画给他。段月娇流着眼泪,迟疑着。所有的人都看着段月娇。吴坚微微笑道:“这样吧,我让绘画的人将画临摹下来了,你照样可以看到你娘的遗像,好吗?”段月娇抹了泪,果断地说:“不用了,不是我娘亲手所画,意义已经完全变了。我要让娘永远地活在我心里。”说着,将画递给吴坚。

在众人复杂的目光里,吴坚将画从中间撕开。但是,撕着撕着,那画布就出现了异常,原来画布中有夹层。眼尖的人惊呼起来:“有秘密,这图果然有秘密。”吴坚将画布撕开,小心地取出紧紧粘贴在画布上的夹层。那是一块特制的绢帕,薄如蝉羽,上面却写着几句话。

吴坚快速地看了那几句话,惊疑地看着段月娇。段月娇问道:“是我娘的遗书吗?写些什么?”有人道:“是啊,写的什么?吴先生,快给大家念念。”吴坚道:“各位,稍安勿躁。段姑娘,你娘叫什么名字?”“段清冷。”吴坚道:“不,她叫连冷幽。她是我的发妻。”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吴坚的发妻叫连冷幽,虽然不会武功,却是个多情的才女,甘愿嫁给跛脚的吴坚,成为江湖上的美谈。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过十八年前,连冷幽突然病逝,使吴坚遭受了重大打击,直到十年前,他才续了弦。但是连冷幽死前,并没有生孩子。如果段月娇真是连冷幽的女儿的话,那说明连冷幽根本就没死。

连冷幽的遗书上,用蝇头小楷写着这样一段话:

孩子,别怪娘骗了你,你爹其实是天阳堡主人吴坚。娘当初因为爱他而嫁给他,可是后来看到他的跛腿,渐渐地生起了厌恶之心。这时,另一个男人走进了娘的生活,娘带着身孕无情地抛弃了你爹。可是,娘生下你后,又被那个男人抛弃了。娘后悔莫及,这辈子没脸回去见你爹,娘死后,你就回去认爹吧。不洁的娘

段月娇捧着遗书,泪眼望着吴坚。众人都没想到吴坚和妻子连冷幽还有这么一段隐秘的纠葛,禁不住叹息起来。吴坚看着段月娇,激动地说:“你娘跟着别的男人走了,我找不到她,只能对外宣称她死了。其实,我一定会原谅她的,她应该回来。”段月娇道:“你真是我爹吗?”吴坚道:“你娘遗书在此,还会有假吗?”“爹!”段月娇扑通跪了下去。“乖女儿。”吴坚去拉段月娇。可是就在那一瞬间,段月娇双手挥动,十指交错,五指抓进吴坚的肚子,两指插进吴坚的眼睛。

由于段月娇的动作太快,几乎没有人看清她是怎么行动的。当看清时,吴坚已经腹部流血,双目血涌,“噔噔噔”倒退着跌在地上。天阳堡的人立刻亮出兵器,向段月娇扑去。柔弱的段月娇紧跟着扑向吴坚,吴坚还来不及还击,双腿已经动弹不得。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段月娇站起来,神态全变了,大声道:“天阳堡的人都给我听好了,我是吴坚的女儿不假,但这个吴坚却不是我的父亲。十八年前,这个和我父亲相貌酷似的家伙看中了我娘,仗着武功不错,竟害死了我父亲并冒充他,霸占了我娘。我娘察觉到他是假的,苦于没有武功,不能为我父亲报仇,于是设了个跟别的男人私奔的局,离开了天阳堡。如果不信的话──各位都知道,吴坚是跛子,可是这个家伙的两条腿,却是好好的。”

段月娇说着,撕开了吴坚两腿膝盖以下的裤管。果然,他的双腿都完好无损。众人一片唏嘘。段月娇抓起吴坚,又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想知道,我只是秘密派人向你透露《深闺怨女惜春图》可能跟连冷幽有关,你却散布它有宝藏、武功秘籍各种谣言,使得各大门派纷纷抢夺,而你就来充好人。再告诉你,我不叫段月娇,我叫吴怨女。《深闺怨女惜春图》除了要用假遗书迷惑你外,就是告诉你,我吴怨女要来报仇。”

吴坚这个伪君子,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落到这样的下场。他以为当年的连冷幽根本没有察觉他是假的,更没想到他霸占连冷幽时,连冷幽已经有了身孕。他原本想当着众人的面毁画,能逼着段月娇──不,逼着吴怨女将画里的秘密说出来。可是,他那身害人的武功在连冷幽那个不会武功的女子面前,竟注定了是个永远的失败者。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