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检测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拿什么拯救问题彩民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5:51 阅读: 来源:检测台厂家

700万问题彩民,43万重度问题彩民。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彩票研究中心“中国彩民行为网络调查”数据一公布,随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虽然有学者对网络调查方法和数据提出争议,但一个共识是,我国彩票年销售已突破2000亿,而对于彩民的关注和研究滞后,问题彩民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近期,记者走访北京数十家彩票投注站,采访百余位彩民,低收入的打工者已成为购彩主体,且有的痴迷程度很高。一些彩票站违反《彩票管理条例》,进行误导性宣传。

按照《彩票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发行机构还应该张贴警示标语。记者走访数十家彩票站,没有一家张贴有警示标语。

段斌的生活费又不够了。

2月初辞掉工作后,除了租住的地下室,偌大的北京城,他只去一个地儿:彩票投注站。

彩票投注站里,段斌消耗了整个春天以及一万多块钱。

一万多块钱,对于1990年出生的段斌不是个小数目,17岁刚来北京打工时,每月工资是600块钱。

现在,段斌不觉得一万多块钱是个大数,“彩票站里,比我玩得大的有的是”。

3年前,他开始接触彩票,当时工作地点在一家投注站隔壁,“同事们都玩,我就跟着玩。”

至今段斌仍怀念当时的好运气,第一个星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灵感,先后中了一个4000元、一个2000元。

但之后,好运气再没有来过。

彩票站里“祥瑞”与“喜中”

4月15日,朝阳安贞桥附近的一家彩票站。

推开门,段斌先跟彩票站老板胡立君调侃:“胡哥,我又给您上供来了。”

开了七年多的彩票站,胡立君跟常来的彩民很熟,“财神爷们,钱不归我,都给国家做了贡献。”

对于彩民,这只是一句玩笑,没有人会真正关心。

“脑袋里都是发财梦,除了中大奖谁管别的。”胡立君说,国家发行彩票支持公益,但几乎没有彩民买彩票想到过公益,“跟他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彩票站内跟公益沾边的也很少,唯一印有公益字样的宣传画最近也要被一张“3D福彩”走势图取代。满地开过奖的彩票上也难找公益的字眼,背面都被电动车、麻辣烫、废品收购等广告占据。

3张方桌,7把矮凳,两台彩票机,不足10平方米的彩票站内,彩民们或是盯着墙上张贴的号码走势图,或是拿出报纸琢磨。报纸上都是中奖消息和各路“专家说法”。

财神像在彩票站是必不可少的,一张贴在彩票机正前方,一张贴在门框上方。

彩民们对财神毕恭毕敬:选号或者开奖时,总会有人虔诚地喊嗓子“财神爷保佑”,门框上的财神像,还卡了五六支香烟。

记者走访北京数十家彩票点,都挂着或摆着“祥瑞之物”,除了财神,形象还有招财猫、大象、貔貅、咬着钱的蟾蜍等。

“买完这把就收手。”彩票站内,这句话段斌一天要说数十次。每次开奖一刹那,身体会不自觉地前倾。又是没中,他把一沓彩票纸向上扔出,“再买一把就不玩了。”

段斌喜欢玩“快乐8”,单注2元,每5分钟一开奖,“很刺激,中没中一下子就知道”。

一个下午,段斌花掉了2000多元,他不关心这些钱去了哪,将来用到何处,只是不停地抱怨“今年太背了”。

段斌坦言,抑制不住买彩票的欲望,“一路过彩票站就迈不动步了,特别是看见那些中大奖的标语。”

类似“本站喜中×××万”标语,刺激着彩民们的欲望。

七圣路一报刊亭内的彩票点,地方太小,老板干脆把“本站喜中876万”打印到红色的A4纸上,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丰台区马连道南街上的一家彩票站,墙上密密麻麻贴满已经开过奖的刮刮卡,个别卡片字迹太小,老板干脆在后面附一张白纸:本站喜中20万元。

按照今年3月1日起实施的《彩票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纸质即开型彩票的废票、尾票,应当定期销毁。

记者调查,无论是城区内还是郊县,“本站喜中”成了彩票站统一的宣传语。

东城体育馆路一家彩票点,还打出了“什么都涨价,彩票不涨价”的标语。

早在2009年,《彩票管理条例》就规定发行机构不得进行误导性宣传。但对于什么是误导性宣传,并未给出明确界定。

按照《彩票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发行机构还应该张贴警示标语。记者走访数十家彩票站,没有一家张贴有警示标语。

中奖700万成“疯狂的赌徒”

30岁的李严兴冲冲地推开彩票站的门,挤开胡立君,自己“啪啪”几下把写在手心的数字敲到彩票机上。一边等待出彩票,一边自说自话:刚才堵车,记了几辆车的尾号,说不定就是今天的大奖号。

段斌也是整天绞尽脑汁想着彩票上的那几个数,他也知道不工作天天买彩票不好,“但中了大奖,就能翻身了。”

“中奖如同中雷。”老袁,这名中过300万大奖的资深彩民,并不认同段斌的想法,“我们这群人,真正过得好的,很少”。

北二环的一处老式的两室一厅,家具摆设很难与数百万的身家联系起来,最醒目的是一尊约50厘米的观音像,顶端写着“有求必应”四个字。

老袁说,很多人以为中了大奖的彩民都会买房、买车或是投资,“咸鱼翻身过上好日子”。但实际上这些彩民更多的还是买彩票,“更疯狂地买彩票”。

老袁描述中大奖那一瞬间,“不是你们想的高兴,是亢奋,失去理智的亢奋,会迷信下一次中更大的奖”。

自己开着彩票点的老袁,自称是中大奖彩民中比较理性的,他的一位朋友买彩票中了税后近700万的大奖后,“生活都被毁了”。

朋友曾是一名老板,接触彩票后,经常一次数万元买彩票。中了大奖后,变成十几万十几万地买,最疯狂的一次投注80多万元。

700多万全投进去了接着买,大房子换成小房子接着买彩票,夫妻离婚还接着买。老袁掰着手指算着说,几年下来这位朋友输掉的钱,“至少4000万。”

记者多次联系老袁的朋友,对方以“太丢人,不愿说”婉拒采访。

“都说彩票用于公益,但谁会把彩民当做公益的人?”老袁说,开彩票站近20年,见多了形形色色的彩民,不管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一旦痴迷其中,就是旁人眼中的标准赌徒,“别人看不起的。”

胡立君的彩票站,7年当中也出过好几个一等奖。和老袁的描述一致,“他们(中过大奖者)依旧买彩票,钱多了,买的更凶了,哪会停下来?”

胡立君曾遇到过一个人拎着35万现金来买彩票,一个号码下几万块的注,“就是孤注一掷”。

鸡西定做职业装

呼伦贝尔定制职业装

孝感订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