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检测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晓波散户任性是被利益集团的理性所逼出来的

发布时间:2021-01-25 15:00:18 阅读: 来源:检测台厂家

吴晓波:散户任性是被利益集团的理性所逼出来的

中国的股市,是一个极端的散户市场,这造成了任性行为的肥沃土壤,可怕的正是,散户的任性是被某些利益集团的理性所逼迫和催化出来。在这个意义上,今天的牛市是

===本文导读===  吴晓波:散户任性是被利益集团的理性所逼出来的

外媒:沪市交易量超纽约居全球首位 散户是主力军    本轮牛市散户人均究竟买了多少股票?     姚树洁:股民对赔钱在乎程度是赚钱喜悦的两倍  ===全文阅读===  吴晓波:散户任性是被利益集团的理性所逼出来的      中国股民为啥那么任性?  一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郑州一个中学女教师的辞职信,曾经被转疯。然而,一个月多后,当记者找到这位任性的女教师时,发现她到今天,居然还没有走出大郑州。  这大概就是任性与理性的一次微妙冲突,在一般环境下,心理的冲动与行为的执行有一定的博弈性,这构成为心理成熟的某种标志。  “股市那么疯,我要去炒炒。”在当今的中国,我不知道每天有多少粉嫩的菜鸟股民呐喊着这一句话,冲进了伟大的股市,他们其实比那位郑州女教师还要任性,不明就里地把一些莫名其妙的股票炒到了天上。  在一百多年前,法国人古斯塔夫-勒庞曾经饶有兴致地研究过群体心理学,在他看来,“理性对群体毫无影响力,人们只受无意识情感的影响。群体不善推理,却急于行动,他们易受奇迹打动,影响想象力的,绝对不是事实本身,而是事实引起人们注意的方式。”  具有此种群体心理的人群,古斯塔夫-勒庞称之为“乌合之众”,“知道了影响群体想象力的艺术,同时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方式。”古斯塔夫-勒庞及其代表作  郑州女教师与亿万股民的区别正在于,前者的任性表现为一时的冲动,而在具体的行动中则受到了个体理性的制约,而后者则在某种事实和论理的驱使下,陷入了完全超越理性判断的群盲式运动,因受环境和周遭人群的鼓励,每个人都无意或刻意地漠视风险。  二  耶鲁大学的罗伯特-希勒因研究资产定价实证分析而得了201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早在2000年,他写出《非理性繁荣》一书,当时纳斯达克正掀起互联网+公司的热潮,希勒认为,“现在公司的市盈率超过了40倍,大大高于历史上的市盈率”。他因此告诫说,“我们给长期投资者的建议是,在进行个人投资时要‘牛市出,熊市进’,比如现在正值股市高涨,就不是投资的好时机。”  就当《非理性繁荣》出版之际,纳斯达克“恰巧”崩溃,希勒因此一战成名。罗伯特-希勒及其代表作  在今天,新三板的平均市盈率已高达60余倍,而创业板的平均市盈率更超过了130倍,可是,希勒的话似乎是没有人愿意去听的。  一位基金公司的经理对我说,“你觉得今天的中国,有希勒所谓的长期投资者嘛?”  今天,所有对股市的警告,都被嘲笑为没有任性精神的学究气。  在投资的学问里,投机是一个由任性与理性合为一体的中性词,它意味着一个人对稍瞬即逝的商业机会的判断和把握能力,其投机能力的高低,取决于投机的战略性和战术性。  譬如,李嘉诚便是一位投机的战略家,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他的财富水涨船高,与香港的商品房政策有关,与97回归后的北京治理政策有关,与大陆经济发展的城市化运动有关,这都是一些长期的投机窗口,李先生无疑是最娴熟的火中取栗者。  而当今股市中的绝大多数股民,则是投机的战术家,他们对机会的判断来自于昙花一现的“题材”,比如一家公司的新闻发布会、一则重组停牌公告、甚至一个国家领导人的视察或国防部的一份军力报告。  这种极度任性的行为背后,其实有着两批极聪明的大脑的群体性理性判断:  一批极聪明的大脑聚集在股市,他们吃准经济越差,银根越松,政策越偏好牛市,所以他们必会炒尽一切题材,享用这个十年一遇的难得盛宴;  另一批极聪明的大脑聚集在政府,他们吃准资本市场的泡沫一定会溢出,将有部分——乃至大部分流入到房产、消费及实体经济之中,最终实现产业经济的转型;  夹在这两批聪明大脑之间的,就是数以亿计的散户朋友。他们是这场资本博弈游戏的参与者与获益者,而最终,必将为此支付所有的成本。  三  在投资范畴里,长期与短期,是一对欢喜冤家。  投资是一种结果导向性的量化行为,赚钱了,就是对的,赔钱了,就是错的,唯一可以抵抗的就是时间。  简而言之,短期或可任性,长期必须理性。  对此,汇丰的一位银行家有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投资无论长期与短期,其实都与势、道、术有关。  势就是趋势,它代表了时间轴上的动态表现,因有规律而可能被预见;  道是趋势的战略构建,它由若干个要素构成,而成为一种自圆其说的行为准则;  术则是基础于势和道的应对性策略,它表现得非常灵活,并与效率密切相关。  在银行家的眼里,没有绝对的任性与绝对的理性,所有的投资行为都应当建立在势、道、术的三者结合之上。越是在长期性的行为上,势与道的权重越大。  一般而言——我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在我们这个国家很多情况都发生在“二班”——财富越多的人,在投资行为上会表现得越保守。  中国目前的高净值人群有200万人,他们可支配的投资性资产为600万元到3000万人民币,在过去的五年里,这部分人群规模年均增长为20%,是全球增长最快的一个财富阶层。很多人在进行投资的时候,都正在考虑国内及全球资产的配置。麦肯锡的一份报告显示,这200万人绝大多数为“富一代”,年龄跨度在40岁到60岁之间,其中,49%的学历为大专及大专以下。  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同阶层人群相比,中国富人倾向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产品,甚至,“财富越多的人,风险偏好越大”,这符合典型的高成长性国家的投资特征。也就是说,他们相信中国经济增长仍然处在一个可持续上升的通道里,景气利好是财富积累的宏观背景。  中国的股市,是一个极端的散户市场,这造成了任性行为的肥沃土壤,可怕的正是,散户的任性是被某些利益集团的理性所逼迫和催化出来。在这个意义上,今天的牛市是自我实现的任性结果。  也许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任性仍然会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主要表现形式,就在上周,关于上海尝试开设新兴板,以及国际风险资本悄悄布局中国股市的诸多新闻又让人嗅到了更多的泡沫气息。  2012年,即将获得诺奖的罗伯特-希勒发表了他的新著《金融与好的社会》,他再次重申了自己对金融风险控制的观点,他写道:“我们所做的全部金融安排,都是为了尽最大的努力排除取之无道或一夜暴富得来的财富,让真正通过实力赚取财富的赢家留有获得尊重的空间。”在书中,希勒还引用了席来尔-贝洛克的一句名言来告诫所有的投资者,“一个人对财富累积的控制,就是对自我生活本身的控制。”  在任性的同时,偶尔想起希勒及贝洛克的这些话,也许总归是有点用的吧。(来源:价值中国网)

外媒:沪市交易量超纽约居全球首位 散户是主力军  外媒称,上海股市的交易量正在迅猛增长。上海证券交易所2015年1~4月的总成交额已超过美国纽约股市跃居全球第一。原因是在中国股市热潮中的个人投资者因易于受眼前股价变化的影响而频繁地实施买入卖出交易。不过,成交额的激增也体现出交易过热,市场的警惕心理也日益增强。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6月1日报道,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FE)统计,2014年上海股市的成交额为6.09万亿美元,位居全球第4。只有位居首位的纽约股市(15.87万亿美元)的40%左右。  但进入2015年以来,上交所的成交额急剧增长,1月~4月的总成交额达到6.59万亿美元,一举超越纽约股市(5.69万亿美元)。尤其是4月,单月成交额更是达到纽约股市的2.1倍。  报道称,美国的股票交易以机构投资者为主。其中,采用高性能计算机,以毫秒为单位连续进行交易的“超高频度交易(HFT)交易者”以及对冲基金推高了整体成交额,但交易量比较稳定。  相比之下,中国股市的主力军则是个人投资者。据中国证券结算机构表示,股票热的一个显著指标就是股市帐户数超过了2亿。中国的个人投资者一般不大关注宏观经济指标和企业业绩等基本面,容易增加短期交易量。  通过证券公司柜台专用终端反复进行交易的一位个人投资者表示,“只要买卖受投资者追捧的IT和通信相关股票,就肯定能赚钱。什么样的企业都没关系”。另外,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投资者在外出时和工作中也能轻松完成交易,这也在推动交易量的增长。  与此同时,外国投资者的交易今后也有望增加。这是因为中国正在分阶段放宽对境外人士的交易限制,例如允许与香港实现交易互联互通等。  股价指数供应商美国MSCI将于6月10日宣布是否将包括上海股市在内的中国股市纳入国际股价指数。瑞银证券A股策略分析师楊灵修分析称,如果成功纳入,“将推动约900亿元资金流入中国”。境外机构投资者的进入很有可能进一步推高交易额。  上海市场交易量进入5月之后势头仍未减弱,5月28日更是达到1.25万亿元,创出了单日历史新高。2015年全年成交额有可能跃居世界首位。  报道称,在交易量增加的同时,上证综合指数在1年里迅猛上涨至2倍以上。5月29日收于4611点,5000点的心理关口已经近在咫尺。不过在股票市场,交易量激增被认为是过热的体现。由于担心估值过高,5月28日指数暴跌6.5%,29日也一度下跌超过4%,股价走势变得不稳定。(来源:参考消息网)

本轮牛市散户人均究竟买了多少股票?   散户一直是中国股市的主力军,之前已有媒体粗略计算了人均盈利情况,但并没有区别出散户与机构投资者。倘将本轮牛市中的机构投资者剔除,散户手上到底拿了多少股票呢?  据央行5月29日的金融稳定报告透露了详情:截至去年末,个人投资者持有的A股已上市流通市值7.9万亿元,即两市流通市值的四分之一。据此粗略计算,散户去年底人均持股11万元,而到5月底已增至15万元。  数据显示,个人投资者持有的7.9万亿元,比2013年末的5.58万亿元增长了41.58%。不过,这一涨幅没有赶上指数上涨的速度,去年上证指数上涨了52.87%;如果按市值涨幅计算,散户跑输的幅度更大:两市年末总市值37.3万亿元,流通市值31.6万亿元,较上年末分别增长55.8%和58.1%。  相应的,个人投资者的持股比例也从27.26%下降到了25.03%,降幅2.23%个百分点,而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则增至74.97%。  假设散户持股比例仍保持在四分之一,以5月末两市流通市值50万亿元计算,个人投资者持有的流通市值为12.5万亿元,比去年底增长了58%。  人均持股11—15万你被平均了吗?  个人投资者总共持有流通市值7.9万亿元,每个股民又持有多少股票呢?虽然央行的报告没有提及,但我们可以从中证登5月份发布的《中国证券登记结算统计年鉴2014》中寻找线索。  由于去年开始实施一码通,统计年鉴2104首次披露了下挂A股子账户的一码通账户为7216.83万户,去除机构的(年鉴说年末持股的机构一码通账户只有5.76万户),个人投资者约为7211万户,这也是能找到的反映散户人数最准确的数据。  若将7.9万亿元市值平均到7211万户,户均10.96万元。简单的说,就是每个开户的股民平均11万元。  不过,不是每个股民都在炒股票,年鉴说年末持仓的个人一码通账户为3974万户,以此计算,户均持股19.88万元。  当然,19.88万元只是去年底的数据,那么最新的数字是多少呢?根据中证登本周的数据,到5月22日,已开立A股账户的个人投资者8337.06万(比去年底增加1200多万),按上述个人投资者持有12.5万亿元流通市值计算,人均持股15万元,比去年底的11万多了4万元。  如果还是以持仓账户来平均,5月22日持仓投资者数量4484.65万,人均持股27.87万元,比去年底多了8万元。  人均持股27.87万元,有没有觉得被平均了?统计年鉴也显示,去年末持股在10万元以下的投资者占比超过72.8%,他们的持股市值都低于平均数19.88万元。(参见下表)  由此看来,又有多少散户被平均了……(东方财富网)

姚树洁:股民对赔钱在乎程度是赚钱喜悦的两倍  5.28是中国股民难忘的日子。本周二我发文章说“九头牛拉不住中国股民”,一石激起千层浪,我被无端地拍了砖。没想到今天上证指数暴跌321点,把本周前几天的疯长变成灰烬。猛冲5000点的股民,哀声一片,不得不暂时证明我的正确性。   从4940点狂泻至4620点,把500只股票,直接钉死在跌停板上面。全市平均跌幅6.5%,股市市值蒸发4万亿人民币,可以建设2.5万公里高速铁路,平均每个股民赔了2万元。今天股市的悲壮场面,不言而喻。相信,今天晚上许多大妈不会去跳广场舞。  对那些已经赚了很多的人来说,心里只是酸酸地抽了一下。对那些最近刚入市的人,整条脊梁骨却都是冰凉冰凉的,连筋都抽不了了。我说5.1以后入市的人很危险,现在入市的人更危险,不是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  所谓科学依据,就是任何一个股票的市场价值,都是由该上市公司的长期盈利能力所决定的。如果某个公司的长期盈利(分红)能力有限,那么,这个股票的价值就不会太高。人为炒作股票,再高的价格,也一定会跌回其真实的长期均衡价值。  在4000点的时候,上市公司的平均市盈率是20倍,这是从平均的角度考察的理性上市公司市场价值点。如果有些公司长期发展态势好,那么它们的市盈率可以高一些。相反,如果某些公司的长期盈利能力低于平均水平,它们的市盈率就必须低于20倍。  在牛市阶段,大家只看到股票不断上涨的一面,而没有时间去想可能下跌的一面。就像一些登山运动员,宁愿看到攀升顶峰的喜悦,而不考虑下山时还必须剩下一点力气一样。  还是回到我的本文命题,为啥股民今天都像惊弓之鸟?  前天,我的大学同学圈里大家还在秀如何如何了得。我本来想把我上一个博文发给他们看,可是不敢这样打击他们的积极性。没有想到,今天,有些同学却秀了如何把中铁的股票一举抛掉了四分之三。  其实,赚钱的时候,大家都在夸大其词,说如何如何的了得。把赚10万,跟朋友说成赚了30万。在赔的时候,连一个屁都不敢放的太响。人,就是那样一种奇怪的动物,赚了钱,就想显摆显摆一下,就像范冰冰的胸器,在嘎纳用透视的衣服显摆,搞得其她女性为了赢得更长的红毯而耍出更狠的招数,连裙子都变成了花布床单了。因为只有这样恶心,才能吸引比范冰冰的胸器更多的眼球。  炒股者,没有红毯,只有舍命把全部的积蓄都砸进去。这样一来,对市场的风险一点都没有防范。赚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赔了,更是云里来雾里去。  因此,赚的时候,越不注意风险。而赔的时候,却心理痛的比谁都厉害。本周的股市,刚好就是反映了这种心态。前面涨的时候,还是3%左右,而今天跌的时候,500只股票立刻趴下,整体跌幅6.5%。  也就是说,股民对赔钱的在乎程度是赚钱喜悦程度的两倍。这是我对股票投资者多年来研究出来的一个经济行为学理论有力的证明。我的理论就是,投资者对赢与亏有不对称的心理反应。赢的时候,边际幸福度递减,赢和幸福的二维关系曲线为抛物线顶峰的前半部,二阶导数为负。而亏与痛苦的二维关系曲线程指数形式,其二阶导数为正。  不过,我相信大多数股民还没有被5.28吓破胆,因为许多人还没有实现“富二代”之梦。如果是一个没有浓烈赌博心态的股市,在4500点左右,就应该进入长期的均衡状态。但是,我并没有认为2亿股民会到此罢休。因此,我们还有许多机会看到股市的大起大落,最终把股市推到了8000点的高度,最后引起彻底的泡沫爆破。  这种患得患失的赢亏观,一方面迫切希望发财,另方面却不愿意付出血的代价,是造就许多如惊弓之鸟的股民最重要的股市基础。(来源:凤凰网)

大观国际居住区装修

金科廊桥水乡

简约装修

四季花语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