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检测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太太头晕输液身亡尸体停放病房院方躲避

发布时间:2021-01-20 07:15:28 阅读: 来源:检测台厂家

“当时她嘴角、眼圈发青,我喊了好长时间也没大夫来,拨打主治的副院长电话也不接,是他们害死了我妈。”回想起母亲姜女士离世前的一幕,平度市民杨先生怒火难平。

4月6日中午,62岁的姜女士死在了平度市城区人民医院的病床上。而就在当天上午,姜女士还步行着到集市上买菜。杨先生一家人认为,姜女士的死,医院方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医院耽误了最佳的抢救时机,并且在抢救时,医院方面拿出的起搏器竟然不好用……

六旬老太头晕就诊医生称无大碍

4月7日上午,在平度市城区人民医院,杨先生和众家属站在病房前愁眉不展,几名女家属守在病床上姜女士的尸身旁痛苦失声。“妈妈退休后在家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我女儿上学也一直是母亲接送,她的身体在同龄人中算不错的,出事的当天上午,她还步行着去集市赶集”杨先生一边诉说一边流下泪来。

杨先生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在4月6日上午,姜女士赶集回家后感觉头晕无力,孝顺的杨先生马上开车载着母亲来到平度市城区人民医院检查。接诊的是医院的张副院长,他给老人检查一番后说没什么事,只开了一些药让回家调养。

听了医生的话,杨先生松了口气,可没想到他们离开医院刚坐上车,姜女士又突然感觉胸闷。于是,杨先生又来询问张副院长。再一次检查后,张副院长告诉他们先住院观察一下,并让姜女士做了血常规检查,拍了心电图。

输液后老太脸色发青实施抢救起搏器不好用

“11点30分左右开始输液后,就再也没有医护人员进入病房。”杨先生告诉记者,发现姜女士脸色发青,出现呼吸困难的时间大约在11点50分左右,当时他买饭回来后看到母亲的脸色很难看,就大声呼喊着叫医生,过了好长时间才来了一名护士,见到姜女士的模样,护士赶紧跑去找大夫。干着急的杨先生突然想起了入院前张副院长留下的电话号码,然而拨打过去却始终无人接听。

不久,护士带着一名医生赶了回来实施抢救。可是过了大约20多分钟以后,主治的张副院长才小跑过来。“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他们拿来了一个起搏器,不好用又出去换了另一个,之间大约有十多分钟。关键时候拿不好用的起搏器糊弄人,这是医院应该做的吗?”杨先生愤怒的告诉记者

老太死亡后院方躲避尸体放在病房无人过问

杨先生认为,是医院一而再的失误造成了姜女士的死亡,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姜女士死亡后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只有主治的张副院长在病房前出现过,其他的院方领导选择了避而不见。下午3点多的时候,在家人多次到医院办公室讨要说法之后,才有一位代姓副院长出面要求协商处理。

杨先生告诉记者,对于姜女士的死亡,医院方面不承认有过错,院方猜测死因是大面积心肌,他们只愿意出2万元钱的丧葬费,这样的结果家属很难接受。“来的时候是个大活人,走的时候却要抬着冰冷的尸体!他们这是谋杀!”没有合适的协商结果,医患双方就此僵持起来。杨先生说,从出事到记者前来采访,医院方面就没有一个人再踏入病房,姜女士的尸体也只能放在病床上不敢移动。即使出事后卫生局医政科来了一名工作人员也没到过病房,只是找他们到医院办公室说了说“程序”。

院方不认为有责任出四万元了结此事

4月7日上午9点左右,记者在平度市城区人民医院办公室见到了负责处理此事的代姓院长。当记者准备采访时,代副院长称此事已向平度市卫生局领导汇报,现在领导正在开会,要等领导开完会后才能一起接受采访。

一个小时过去了,记者没有等到代副院长所说的卫生局领导,于是又赶到卫生局采访。在卫生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分管领导已赶往城区人民医院。如此,记者又返回出事医院,在医院办公室,卫生局的郭副局长和代副院长一起接受了记者采访。代副院长表示,他知道姜女士在做第一次检查的时候“问题不大”,出事后,医院方面怕家属情绪激动为避免医护人员挨打,就没有去安慰死者家属。就记者所提的起搏器问题,代副院长虽然承认但表示以前没遇到过,所以无法回答。

“如果医院没有责任,为什么要给家属2万元的丧葬费?”记者就此事向代副院长求证。代副院长表示,现在院方也认为不应该给家属这些费用,但是是出于人道,感觉家属比较可怜才做出的这一决定。

然而,事情真的如此吗?4月7日下午4点左右,杨先生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医院方面提出拿出4万元了结此事。谈及为什么不做尸检,杨先生表示,“人已经走了,我想让母亲早点入土为安。”

热血群英传

梦幻仙侣无限火力爱吾版

上古封神最新版

相关阅读